相关文章

“除四害消毒费”的嘴脸(图)

  法律规定,企业领取执照需要属地管辖部门提供必要的管理性文件。这一法律环节,在这里成为了黄石街市政管理所要挟租赁200平方米以上的企业每年交出数千元的“除四害消毒费”,否则,恕不配合营业执照的领取或者年审。这笔钱汇总起来,有心人估算一下,光创意园就能收到80多万,而据称:黄石街辖地里的企业都逃不出这个行政藩篱。倘若属实,这街道每年光此项行政收费,便是个不小的数字。

  据说,《广东省爱国卫生工作条例》是有条文可收取这个项目的费用的,黄石街市政管理所也能够出具相应发票。可是,像黄石街这样“强买强卖”地捆绑推收“除四害消毒费”,目前在广州是独此一家。

  据查,《广东省爱国卫生工作条例》是有条文要企业负责企业红线以内的除四害消毒工作,但没有规定企业一定要与街道签订合同,必须委托街道来“除四害消毒”。在黄石街,当企业说要自行处置的时候,黄石街城管科的工作人员居然可以强词夺理地说:“请外面的消杀公司会很麻烦。”言下之意,就是“此山是我开”,外人别进来。如果进来,就小心后果“万一要是你们的检查不合格,那可是一万一万地来处罚”。

  整个收取“除四害消毒费”的创意很清楚:一是把现有的政策读歪来巧立名目;二是把必要的服务变成必要的关卡;三是利用手中的行政管辖权压制;四是利用手中权力为垄断保驾护航;五是辖区辖权内的各个部门配合行事让你飞不出手心。总之,县官不如现管,为了这样一笔款项,这条街道的执行力,可谓用心良苦!

  作为政府的派出机构,法无规定不可行;作为公共服务的提供者,本身就要提供优质的服务,而不是把权力变成垄断的手段;作为执政施政的神经末梢,应当为辖内的纳税人提供方便而不是设置障碍。黄石街市政管理所的所作所为,很难令人不怀疑其“创意”当中,不存在显性或者隐性的利益输送。而这条街的除四害消毒费的收取以及其除四害消毒的作业过程,本身就值得用党纪国法来消消毒,以除其祸害。

  唐螂